所在位置: 放心医苑网 > 心理 > 情感心理 > 同性之爱 > 正文

男女同性恋者掩人耳目的“形式婚姻”渐成潮流

更新时间:2015-10-28 19:44:57 | fx_eabf2144

  据新华社电这是一个欺骗的游戏。25岁的北京***性恋者夏冬(化名)不清楚自己到底要不要“结婚”。

  和现任男友小讯(化名)认识之前,夏冬谈过两次恋爱:初恋男友,有老婆孩子,却还一心想“拴住”他;前男友,隐瞒同性恋的身份,欺骗一个普通女孩定下婚约。

  这一切让他失望透顶。前男友的做法伤他最深,自己明明是“先来”的一个,凭什么只因是同性,就要把爱人拱手相让?

  不过,小讯也有一份异性婚约,不同的是,这次对象是一名女同性恋者。在中国,同性婚姻不被法律和世俗接受,而“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传宗接代”的传统观念仍然强烈。为掩人耳目,男女同性恋者间的“形式婚姻”渐成潮流。

  小讯一直劝说夏冬也“形婚”,但夏冬明白,自己追求的生活并不是这样。

  ●为保守秘密无奈“形婚”

  26年前,在浙江西部的一个农村里,小讯的父母在有了一个女孩后,又“超生”了他这根“独苗”,代价是一笔罚款。

  年少时的一天,小讯突然和姐姐一样,觉得电视里的男明星“真的好帅”。长大后,姐姐接受了小讯的性取向,但严厉警告他不能向父母坦白,并建议他赶紧结婚,“生个娃儿”。

  于是在父母的眼中,小讯的生活一直很“正常”:马上,他就要和未婚妻到海滨城市拍婚纱照,而双方家长也为他们选好了良辰吉日。届时,他们将分别在双方老家摆上喜酒,完成终身大事。

  只有夏冬在内的少数几人知道,当小讯和女孩婚礼完毕,回到亲人目力不及的北京后,就会“就地解散”,回归和各自同性恋人在一起的生活。两人只会在访亲拜友的场合,才以夫妻之名重聚。

  小讯“形婚”是为了保守秘密,但夏冬不同,他的父母知道儿子是同性恋,却仍然坚持让独子和女孩“形婚”。

  去年底,事业、生活处于低潮的夏冬决定向父母坦白性取向。尽管夏冬的父母接受过高等教育,对同性恋早有耳闻,但也是花了一个月查询许多相关资料,确定性取向无法人为扭转之后,才真正接受了这个事实。

  可是,接受归接受,夏冬的父母还是不停催促夏冬结婚,夏冬看穿了父母的目的:“我爸妈最想我做的事情,就是要个孩子。”

  对大多数中国家庭来说,“传宗接代”仍是底线,尤其是受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很多独生子面临更大的压力,而对于同性恋者而言,“形婚”是最经济且最安全的方式。

  夏冬也不是没考虑过“形婚”以外的方法,但出国代孕面临出入境、国籍登记等问题,而收养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会遭到父母的反对。

  小讯“形婚”后,会与另一方生育一个孩子,虽说是为了表面上制造“三口之家”的假象,但他自己也希望把这个孩子当做自己的延续。

  ●婚姻家庭的“定时***”

  互联网成为同性恋者寻找“形婚”的温床。“中国形式婚姻网”2005年成立至今,已经有约39万注册用户,其中近5万人寻“偶”成功。此外,匿名的QQ群、***也为同性恋者提供了交流机会。

  35岁的东北女孩小静(化名)就是其中之一。她不仅在QQ群里找到了“形婚”对象,还参与到网络平台“奇缘一生”的运营中。

  然而,在与形形***寻求“形婚”的同性恋者接触的过程中,她却发现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都会成为撕碎表象的“定时***”。

  在成员达数千人,涵盖东北三省的“奇缘一生”QQ群里,有一份《无性形式互助婚姻协议》供免费下载,这份协议对双方婚前和婚后的财产以及赡养父母及抚养子女的义务都进行了清楚的规定。

  但“形婚”主要还是靠合作双方的人品和交情。小静直截了当地指出,合同起的作用并不大。“合同里写的内容其实并不被法律承认,只是起到提醒作用,如果真正对簿公堂,起作用的只有婚姻法”。

  小静见多了失败的案例,她分享了几种现实的隐患:一是“童言无忌”的孩子会无意中暴露同性恋父母的真实生活;二是在一对***性恋和一对女同性恋分别结婚的情形中,只要其中一对不睦,另一对也会受到影响;三是在生孩子问题上,男女双方会为孩子的抚养义务和归属产生分歧;四是“形婚”双方虽然情感上是假夫妻,但在法律上却是真夫妻,在财产方面容易引发法律纠纷。

  ●一线城市“出柜”者增多

  每当有人咨询,小静都会奉劝对方,如果不是实在不得已,不要轻易选择“形婚”。

  也有人连“形婚”也不可能。小静曾遇到一名来自农村的***性恋者,当地的传统要求男女婚后,仍要和父母一同生活,而他几乎不可能找到愿意牺牲自由的合作者。

  此外,在互联网不发达的偏僻小城镇和农村地区,同性恋者缺少互相联系的平台,同时受限于传统观念,大多***性恋者会与普通女孩结婚,产生“同妻”。

  据统计,全世界约4%的人终身只有同性性行为。有学者指出,中国的情况也大抵如此。

  在经济相对发达、观念仍相对保守的中国二三线城市,“形婚”最为流行。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由于人们的婚姻观念正发生变化,选择直接向父母“出柜”或终身未婚者越来越多。

  “很多‘90后’的‘同志’都直接出柜了,他们的父母都是‘70后’,接受了新的文化教育,也能接受他们的选择。”小静说,“按照这个趋势,在不久的未来,‘形婚’也许就消失了。”

  社会学家李银河认为,“形婚”是一个特别有中国特色的现象。“在中国最传统的观念里,社会最主要的价值就是家庭,个人幸福可以为了传宗接代、光宗耀祖、继承香火作出牺牲”。

  生活在大城市的夏冬希望能光明正大地“做自己”。他时常想起,有一次与父母争辩急了,父母说如果中国允许同性恋结婚,就支持他寻找自己的幸福。“他们能这么说,证明他们内心起码有一部分这样想过”。